当前位置:首页 > 摩杰娱乐问答列表 > 查看问答
日本“添加剂之神”安部司的忏悔:食品添加剂的真相
发布时间:2019年1月8日 回答人数:3
安部司从事食品添加剂工作20多年,人称“添加剂活辞典”、“食品添加剂之神”。一次偶然事件,却让他陷入深深的自责,于是辞职,开始做关于添加剂的演讲,带领摩杰普通消费者深入食品加工的“背后”,并着手从事无添加剂食品开发及传统食品的复兴工作。

热心网友

做到五点远离添加剂
 
1、仔细看好杏彩3“背面”



在超市买东西的时候,有多少人会看“背面”?希望大家买东西的时候,务必养成翻过来看“背面”的习惯。

然后,依据“厨房里没有的东西=食品添加剂”这一公式,尽量买含“厨房里没有的东西”少的食品。

当然,要找到一点不含“厨房里没有的东西”的食品是不可能的。但是,要找到所含数量少的食品,还是可能的。

以袋装蔬菜为例。有的在配料表里只写有蔬菜的名字,还有的写有漂白剂、pH调整剂、抗氧化剂等添加剂的名称。看了“背面”再买和不看就买,区别还是很大的。

这样,就算没有关于添加剂毒性的相关知识,也能够挑选到安全性高的食品。

2、选择加工度低的食品



买食品的时候,要尽量选择加工度低的食品。以米饭为例。自己买来米,用家里的电饭煲煮的话,添加剂为0。

要加工成冷冻肉饭或饭团,需要加进调味料(氨基酸等)、甘氨酸等添加剂。

如果没有时间自己做饭,也不要轻易地依赖最终产品(冷冻肉饭或饭团),而是选择中间阶段装在袋子里的米饭,再花点工夫自己稍作加工。

蔬菜也是一样。新鲜蔬菜是没有添加剂的,但是切好了的蔬菜和袋装沙拉当中,会用到次亚氯酸钠来杀菌。

加工度高的食品,我建议大家不要频繁地食用,平常尽量自己动手做,实在不行的时候再买现成的。你是选择花点工夫呢,还是选择添加剂?希望大家仔细考虑清楚后再做决定。
 
3、“知道”了以后再吃要反省

“根本不可能全部亲手做。”每当我说到添加剂的时候,经常会听到这些声音。

在如今这样一个时代,完全不依赖添加剂,全部亲手做确实有些困难,偶尔使用这些东西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
 
但是,如果知道了自己正在吃些什么的话,就一定会对家里人及自己产生歉疚的心情。即便不是很清楚食品添加剂的毒性及危害,但只要知道自己今天家里人吃进嘴里的加工食品里含有添加剂,就一定会产生一种要亲手制作的冲动。这周有三天都依赖加工食品了,剩下的几天要亲手做大家是不是会这样想呢?有了这样的愧疚之情,接下来才会想到要让家人吃上自己亲手做的饭菜。所以,不要说“根本不可能全部亲手做”这种话,用一周的时间试试看。

4、不要贪便宜



超市打价格战,仅通过省去中间商佣金的方法,商品价格不会便宜到两三成。在价格战的背后,有像我这样的人以及食品加工业者在暗中活动。

如果有厂商对我们说,香肠以前都卖398日元,明天起想卖298日元,那我们的工作就是在不改变利润的前提下,做出298日元的东西。也就是降低对原材料的要求,使用添加剂做出“相应的产品”。

但是,对于这种“相应的产品”,消费者只会看价钱,觉得“这么便宜,真走运”,就买走了。便宜是有原因的。这一点请务必牢记在心。

5、具有“简单的怀疑”精神



具有“简单的怀疑”精神,这是与添加剂打交道、挑选加工食品的第一步。

“为什么颜色这么漂亮?”
“为什么这么便宜?”
“为什么这种袋装沙拉一直不会蔫?”
具有这种“简单的怀疑”精神是一切的开始。

超市里卖的一种胡萝卜,一袋三根、100日元一袋。

“为什么自然培育的蔬菜会这样整齐划一呢?”

究竟有多少人具有这种“简单的怀疑”精神呢?三根胡萝卜大小、形状、颜色完全相同,重量也几乎一样。要培育出这种“标准样品”的胡萝卜,要使用大量的农药和化学肥料。

不管怎么说,具备了这种“简单的怀疑”精神之后,在挑选加工食品的时候,务必翻过来看看“背面”,真相自然而然就会出现
热心网友
首先,加进一些已经不能下蛋的鸡的肉馅,以增加分量。接着加进一种叫做组织状大豆蛋白的东西,以便制作出柔软的感觉。使用大量牛肉浓汁、化学调味料等来增加味道。同时为了使口感嫩滑,还加入了猪油、加工淀粉等。另外,还加进了黏着剂、乳化剂等。由于是使用机器进行大批量生产,所以作业起来也容易了许多。

为了使颜色好看,我还使用了着色剂;为了延长保质期,使用了防腐剂、pH调整剂;为了防止退色,使用了抗氧化剂。

这样,肉丸就基本上做好了。

最后,再往里混入用添加剂做出的“具有调味汁和调味番茄酱味道的东西”。把这种汤汁浇在肉丸上,放入真空袋子里加热杀菌,商品就完成了。整个制作过程大概使用了二三十种添加剂,真可称得上是“添加剂堆”了。





我开发的这种肉丸,一盒的售价不到100日元(约合人民币6.8元)。价钱之所以定得这么低,是因为成本才二三十日元。产品一上市,立刻大受欢迎,得到了小孩子和家庭主妇的喜爱。那是开发之初就制定的目标。那个制造商都笑得合不拢嘴了,据说他仅靠这一种商品的利润就盖起了一座大楼。

“爸爸,为什么那种肉丸不能吃?”

沉浸在肉丸制作过程中的我,听到孩子天真的声音,一下子回过神来。

“总之这个不能吃,不许吃!”

我取走盘子,一边做着不成解释的解释,一边陷入深深的自责。

食品厂长:我自己是不会吃的

在此之前,这种肉丸对我来说,还是值得骄傲的。将本来已没有用处即将丢弃的东西制成食品,一方面有利于环保,另一方面对于那些连一元钱都要省的家庭主妇来说,简直就是福音。

但是,那时我才清楚地认识到,我根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吃这种肉丸。



可能这个比喻不太恰当,但我觉得添加剂就像军工产品一样,我和那些出售杀人武器、中饱私囊的“害人的商人”难道不是一丘之貉吗?

某工厂的A厂长总在私下里说:“我那里特价出售的火腿根本不能吃。”

咸菜加工厂的B厂长也经常说:“虽然价格超低,但还是不要买我们家咸菜的好。”那是把发黑的蔬菜漂白后,用合成着色剂上色而成的。

那个做袋装藕的制造商C也说:“我们自己是不会吃那种藕的。”这是当然的喽,看到乌黑得像垃圾一样的藕一瞬间变白的过程,只要是神志清醒的人就都不会吃。

饺子店的D老板、豆腐店的E老板也都这样说。



听说,我住的城市患遗传过敏性皮炎的孩子比起其他地方要多得多。我难道不应该为此承担几千分之一的责任吗?一想到这个问题,我便受到良心的谴责。当然,我并没有犯法。我一直严格遵守国家制定的使用方法、标准和用量来使用添加剂,并且在产品标签上也做了明确标示。

但这样也抹不掉我的罪恶感。

虽然醒悟得比较晚,但既然已经“觉醒”,就不能再继续这样工作下去了。于是第二天,我辞去了工作。
 
食品添加剂是“敌人”吗?

其实,大规模的现代食品工业,就是建立在食品添加剂的基础上的。如果真的不加入食品添加剂,只怕大部分食品都会难看、难吃、难以保存,或者价格高昂,消费者是无法接受的。

我前一阵去出差。要早上5点从家里出发,乘坐7点的飞机。因为没有时间吃早饭,上飞机前我就在机场买了三明治和咖啡。我一边吃,一边数那个三明治里使用了多少种添加剂。结果有30多种。

午饭也是在行程中吃的。想到必须补充点营养,于是就挑了一份菜比较多的便当。算起来,也加入了近40种添加剂。

这样,光早上和中午,我一共摄取了70多种添加剂(包括重复的)。

可事实上我也得到了方便,花不太高的价钱就可以轻松解决一顿饭。

现在我们的饮食生活变得如此丰富,无论何时何地,都能买到想吃的东西。正是由于食品加工的发达,我们才能够享受到这种“方便”。

促进食品加工发展的无疑就是食品添加剂。

过度使用添加剂确实是个问题。但是“食品添加剂=毒害”这样一刀切的话,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仔细想来,我们实际上很早以前就已经和添加剂打交道了。


做馒头的发酵粉小苏打也是添加剂。凝固魔芋用的氢氧化钙也是添加剂……

抹杀添加剂带给我们的好处和“恩惠”,一味地吓唬人,是没有任何意义的。

不应该单纯地把添加剂作为敌人加以拒绝,而要想想如何与其打交道、如何面对它,自己所能接受的程度。这才是关键。

厨房没有的东西就是添加剂

什么是食品添加剂?科学家可能会这样解释:“在食品制造过程中和在以加工或保存为目的的过程中,通过添加、混合、浸润及其他方法,使用于食品里的东西,其作用是……”


 
但是我的解释很简单,“食品添加剂就是厨房里所没有的东西”。

厨房里有酱油、砂糖、盐、醋等基本调味料。可能也有化学调味料(谷氨酸钠),此外像是添加剂的东西就是小苏打、发酵粉之类的了。如果是自己腌咸菜,可能还有给萝卜咸菜上色的栀子色素。但是,没有人会用防腐剂山梨酸,也不会用苯甲酸、增稠剂、胭脂红、亚硝酸钠和多聚磷酸盐。



凡是厨房里没有的东西、想象不到的东西,就是食品添加剂。

这样,在挑选食品时,尽量不选择含有很多“厨房里没有的东西”的,自然而然就能够买到添加剂少的食品。

消费者要想真正避免摄入大量食品添加剂,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购买新鲜天然的食品原料,花费一些时间,按照传统的方式,亲自动手制作健康的家庭食品。

热心网友

在生活中,你会发现:自己认为好的,对方不一定认为好。当这种情形出现的时候,你的指责和抱怨也会紧随其后,目的是想让对方能够明白你的一番苦心和善心,但往往事与愿违。

添加剂的威力
只要用“白色粉末”,就可以做出猪骨高汤

“接下来,我来做拉面汤给大家看吧。你们喜欢什么口味?我是九州岛人,那我就来做猪骨高汤的口味吧。”以上是我在演讲时,经常被拜托做的现场表演。



每次,当我摆出一大堆装着“白色粉末”的小瓶,并卷起袖子,所有的听众都会愣住,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。

眼前的“白色粉末”竟然能够做出“拉面汤”,有谁能想象呢?

“这可是真正不能弄错剂量的药呢。”

我边说着笑话,边将数十个小瓶里的粉末一一舀出,加以“调合”。由于这事我已经做了几十年,所以我的手“自己”都学会斟酌数量了。仔细搅拌混合,再倒进水壶里的热水,“汤”就完成了。使用的材料只有“白色粉末”,连一滴的猪骨高汤都没有加。



“好了,这就是猪骨高汤。你们要不要喝喝看?”

当我一推出杯子,所有参加者都惊吓似的把身体往后靠。这也难怪。不论是谁,当有人将“白色粉末”调出来的东西递给你,并说“来,这是猪骨高汤”时,任何人都会感到困惑的。

但是,通常不久以后,就会有个“有勇气”的人站出来,提心吊胆地喝喝看。“啊!真的是猪骨高汤。真好喝!”

听到这句话,大家都开始喝起来。“真的耶,这绝对是拉面汤的味道。”
“这就是我平常吃的那种味道!”惊叹声不绝于耳。

即使平常吃惯猪骨拉面的九州岛人也觉得“好吃”的东西,竟然可以不用一滴猪骨高汤,只靠“白色粉末”就可以做出来。

一杯“果汁”的诞生

有段时间我接到很多幼儿园的演讲邀请,因为我之前在某个幼儿园的演讲意外地受到了好评。一直以来,我演讲的对象都是关心添加剂问题的成人,说的内容也都差不多,但是以孩子、幼儿为对象,情况就大不一样了。我一开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最后决定做这样的现场表演。

“好,接下来老师要做“无果汁”的柠檬汁。”
我拿起装着水的大口杯......



从石油提取的颜色

“这种粉末是由锯屑做成的哦。”
听到我这样的解释,孩子们都惊讶万分。
“接下来我们做甜瓜汁。”

甜瓜是绿色的,是由两种颜色混合制成的。先在水里加入蓝1号着色剂,把水染成纯蓝色。然后加入黄4号着色剂,水就变成了纯绿色。周围响起一片“哇”的喊声。

“这两种颜色呢,全都是从石油中提炼出来的。”
“啊!”

从虫子提取的红色

“接下来,我们再来做橘子汁。这种颜色,是把虫子碾碎后提取出来的。”



(编按:胭脂红,大量食品用它来染色。胭脂虫储存受精卵的腹腔含有大量胭脂红,通过高温暴晒或者热水浸泡把胭脂虫致死,然后干燥,磨成粉末,提取颜色。)

水一会儿工夫就变成了橙色。

我一遍遍地加入粉末,把做好的饮料倒进杯子,问大家“要喝吗”,孩子们都面面相觑。

“谁都不想喝吗?但是啊,老师刚才做的饮料呢,和大家平常喝的是一样的。”

说着,我拿出某大型制造厂生产的饮料和氨基酸饮料给大家看,孩子们又发出“哇”的喊声。

我问:“有谁喝过这些饮料?”
几乎所有人都举起了手,说“喝过”。
后面的妈妈们都羞愧地把脸转了过去......

我要创立全国第一的添加剂公司

这是30年前的事情了。

我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食品添加剂公司。工作是向食品加工集团、地方食品加工厂及个体商店等客户推销添加剂。

那时候的目标是要创立全国第一的添加剂公司。

也正是这个目标,当时销售业绩全公司第一,在业界被称为“食品添加剂之神”和“食品添加剂活词典”

当时天真的认为,食品添加剂真的是太神奇了,可以为家庭、餐饮节约大量的人力、物力,为很多低收入家庭解决食品贵的问题。

改变我人生的“肉丸事件”



那天是我女儿的三岁生日。当时我就像拼命三郎那样工作,很少在家里吃饭,半夜回家也是常有的事。所以女儿过生日我必须要补偿一下,那天早早就结束工作回家了。

餐桌上摆满了妻子准备的饭菜。其中,有一个盘子装着肉丸,上面插着可爱的米老鼠牙签。我随手拿起一个扔进嘴里,顿时僵住了。

那不是别的,正是我开发的肉丸。

只要是纯的添加剂,即便是混在食品里,哪怕有100多种,我也可以用舌头一一分辨出来。

那个肉丸就是我调配的化学调味料、黏着剂、乳化剂的味道。

我急忙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xx生产的吗?”
妻子若无其事地回答我“是啊,xx生产的啊”,说着便拿出袋子给我看。



没错。

的确是我自己开发的商品,只是因为上面插着米老鼠牙签,又浇上了妻子做的汤汁,所以竟疏忽得没有一下子看出来。

“这种肉丸很便宜,孩子又喜欢,所以经常买。一端出这个来,孩子们就会抢。”

我抬头一看,女儿、儿子都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那种肉丸。

“等、等、等等!”

我慌忙用两只手捂住了盛着肉丸的盘子。身为父亲的我做出这种慌张的举动,家里人都愣住了。
 
真相:肉丸是这样做出来的

那种肉丸作为超市的特卖商品,是一个制造商委托我们开发的。

那个制造商采购了大量便宜的肉碎。肉碎就是从牛骨头上剔下来的几乎不能称之为肉的那部分,一般用来制作宠物饲料。

于是他来找我商量,看看用这些肉碎能做什么。